繁體中文 English
首页 > 热点解读
香港立法会补选结果评析
天大研究院研究员 吕国民
2018-04-16
6名民主派议员因宣誓风波而被取消议员资格(DQ),选举管理委员会遂公布于2018年3月11日进行补选。是次补选于新界东、九龙西、港岛区各补选一个议席。根据立法会条例,立法会地区直选议席选举采用名单比例代表制。然而,由于是次补选, 各区只有一个选席,因此比例代表制在单议席的补选下,等同于单议席单票制的选举,只有得票最高者才可赢得议席。

6名民主派议员因宣誓风波而被取消议员资格(DQ),选举管理委员会遂公布于2018311日进行补选。是次补选于新界东、九龙西、港岛区各补选一个议席。根据立法会条例,立法会地区直选议席选举采用名单比例代表制。然而,由于是次补选, 各区只有一个议席,因此比例代表制在单议席的补选下,等同于单议席单票制的选举,只有得票最高者才可赢得议席。


鉴于先后两宗DQ案令民主派在立会内共失去6个议席,其中5席来自直选,1席来自功能组别,泛民在补选前只余下14个直选议席和10个功能组别议席,因而失去分组表决的否决权。民主派希望能在今次补选的直选组别中全胜,取回表决否决权。为增加胜算及避免分裂,民主派曾于补选前进行“初选”,并于每个地方选区协调出一位候选人出选。泛民各党派在是次分区直选的补选中协调,同意各区只派一人参选。


是次补选的地方选区投票率仅得43%,是过往两届立法会选举投票率最低的一次,泛民的总得票数量和比例也有下跌。建制派更首次在立法会补选中胜出:分别在地方选区及功能界别击败泛民主派,取得两席。在选举前一致被看好的姚松炎,最终在九龙西以2,400多票之差败予民建联的郑泳舜。在功能界别的建筑测量界,全国政协委员谢伟铨取得2929票的过半数选票,击败仅得2,345票的司马文。泛民主派在是次补选中,只有区诺轩与范国威两人在港岛和新界东地方选区胜出。

 

 

补选评析

 

低投票率证DQ符合民意。今次立法会补选,地方选区总体投票率仅43.13%,少于五成。在20122016两届立法会选举投票率都超过五成,投票率高一般都对泛民有利,让泛民在分区直选中的议席得以过半数。今次补选的投票率偏低,建制派的铁票便发挥重要作用。在九西的补选,姚松炎便以二千多票之差仅败于建制的郑泳舜。这次补选泛民炒作“DQ”、 “人大释法”、“一地两检”等议题。他们认为泛民支持者会因此在补选踊跃投票,用选票反对政府DQ他们的议员。泛民曾估计在这次补选的投票率会高于以往的补选,甚至与20122016两届的正式选举相若,可达到五成以上的投票率。可是,事与愿违,这次补选的整体地区投票率只有四成。这正好反映选民并不赞同泛民所提出的“反DQ”议题,这可能与选民不满泛民经常“拉布”、无休止的“争拗”有关。市民也并不一定会支持泛民反对“人大释法”、“一地两检”的立场;而且,唯一曾被DQ的姚松炎又选举落败。这更加证明“DQ”议题并不获普遍选民所支持。

 

打破“64黄金定律”。 所谓 “64黄金定律”,是指泛民与建制派每次选举的得票约为64之比。在这次补选的低投票率下,泛民所得票数大跌。九龙西的补选是回归后泛民与建制对决的首次败选。选举结果也打破了过往泛民与建制派得票率维持在64之比;在这次3区补选中,泛民与建制派选票差距明显缩窄:建制派的得票比例“逆流而上”已达到55之比。在泛民败选的九龙西,建制派的得票率上升了13个百分点至49.9%,港岛区建制派虽然败选,但得票率也上升了近8个百分点至47.2%。在九龙西选区,姚松炎输在未有足够小区支持而落败。在这选区可以看到建制派的地区组织能力极强,地区团体,特别是同乡会,街坊会等的动员催谷投票的宣传攻势强劲,更有部分居民是收到建制派团体的催票电话而投票。

 

泛民续失分组点票否决权。根据立法会的议事规则,议员提出的议案和修正案,必须在地区直选和功能界别中,分别获得过半数支持才可以通过,由于先后共有5名地区直选的泛民议员被DQ,民主派在地区直选的议员数目因而由原来的19人降至14人,建制派在地区直选中的分组点票人数首次占优,胜过泛民的人数。在今次补选中,民主派要在地区直选全取3席才能以17:16,取回分组点票的否决权。可是,这次补选泛民只能赢回2个地方直选议席,泛民在地方直选仍只有16席。这意味泛民若要取回分组点票否决权,必须在接下来的新东和九西的补选中完全胜出,全取两席。

 

泛民仍保有少数否决权。根据基本法,重大议案,例如特首产生办法和立法会产生办法等政改议题,若需修改,必须经立法会至少三分之二议员投票通过。在是次补选后,建制有42席,就算在接下来的补选中建制能再取得新东和九西的两个议席,也只能控制议会中的44席,仍然不足三份之二;因此,就算政府再提政改,建制派仍未有足够票数通过。从反面来看,泛民要稳操少数否决权就至少要取得三分之一的议席;以现时议席分布情况,泛民虽然有24席,今次补选中又取回2席,即现时合共控制26席,仍可保住少数否决权。但是,26席只是仅仅超过三分之一少数否决权的安全线而已。倘若有中间游离的泛民议员,在重大议题上倒戈,泛民的少数否决权也可能随时不保。

 

本土派力量不能忽视。区诺轩获得137,181票,以近万票高于陈家佩而胜出。总得票率也高于五成(50.7%)。区诺轩的得票率也高于2016年换届时泛民及本土派阵营得票的总和(48.1%)。区诺轩在是次选举中,能成功吸纳本土派的支持得力于香港众志周庭和罗冠聪为其助选。本土派之中港独倾向较强的青年新政、本土民主前线等,其参选资格或议员资格被DQ后,已遭边缘化,影响力不再。香港众志也由于有自决倾向,先后有议员和参选人资格被DQ,很难再走入议会。可是,泛民在此次补选中赢得的2个直选议,都是由以独立议员或一人党身份参选的候选人而赢得的。他们其实也都带有一定的“本土”和“自决”的味道。他们的当选,有可能会把“本土”和“自决”议题重新带入议会。在2016年的立法会选举,民主党在新界东的首三个大票仓,范国威的得票都不过半,在今次补选,由于民主党最终支持他出战新东,并把在自已最大票仓的票射向范国威,让他得票过半胜出。这也可能会助长这些带有本土色彩的政党的发展。区诺轩被认为是香港众志的Plan B,因此也带有自决的色彩。他藉泛民的支持因而得票率超过五成,这也可能做就自决派的复兴。


建制派稳操功能组别。建制派的谢伟铨以584票差距,击败泛民对手司马文成功夺回议席,在2016年建筑测量界功能选举中,建制派曾由谢伟铨及林云峯二人出战,当时建制派虽然取得55.54%的过半数选票,但由于两个建制派之争反而分薄票源,致令姚松炎得以渔人之利。在是次补选中,由于建制派只派谢伟铨一人与泛民的司马文对战,建制与泛民双方都总动员,选民热烈投票,投票率达七成。最后谢伟铨获得2,929票击败只得2,345票的司马文重返议会。


站内搜索
热点解读
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免责声明
版权所有 天大研究院
Copyright © 2010 Tianda Institute. All Rights Reserved.